IMG_3746

村裡的大人們常說,只要看到我、表哥和阿牛三個人湊在一起,心裡就開始緊張,

不知又要闖出什麼出人意料的事情來,關於這一點,就要感謝伯父了,他常說,男

孩子嘛,頑皮一點也不為過啊,只要不把房子拆掉或燒掉,就算調皮一點,還是可

以接受的啦。

嘿嘿!燒房子倒還不至於啦,拆房子則是拆過幾回,不過那可都是人家不要的廢棄

屋,我們只是廢物利用而已啦。

期末考還沒到,就接到表哥的來信說已經和阿牛說好今年暑假的探險計畫,要我排

除萬難一定要返鄉。

那大概是我小學三、四年級的事了,當我跟娘說暑假想要回去羅東的時候,娘笑著

說,你哪一年沒有回去羅東呀,要回去可以,期末考每一科都要拿八十分以上。

雖然我的成績都維持在中上程度,但是,偶而也有凸槌的時候,學科方面稍微努力

一點,應該沒問題,難就難在體育和操行成績,那是老師的印象分數,稍一不慎就

莫名奇妙的被扣分,不過,為了回羅東,我還是勉為其難的努力做個乖乖牌,上課

的時候不再調皮搗蛋,體育課的時候也不敢作弄其他的同學,就這樣戰戰兢兢的終

於熬到學期終了,成績還不錯,操行得乙等,只是老師的評語讓人摸不著頭緒,連

阿爸都搔斷好幾根煩惱絲,「馬馬虎虎,稍有進步」,反正沒有說我無可救藥就很

阿彌佗佛了。

IMG_3771

 車剛進羅東站,遠遠的就看到表哥和阿牛在出口處揮著手迎接我,通常我都會先

在離火車站不遠的姑媽家住一晚,第二天才去伯父家,這一次則是坐上阿牛的牛車

直驅伯父家,因為我的行李中有一大袋很重的白米和麵粉,還有娘幫伯母親手縫製

的衣裙,娘說,我正在長大,吃得多,不能增加伯父母的負擔,阿爸是公務員,米

跟麵粉是公家配給的,每個月都有剩。

見了伯父母,該交代的和客套話很快就處理完,我、表哥和阿牛立即湊在一起,商

量探險的「工作」細節,連伯父來到身後都還沒察覺,只聽到他重重的咳了一聲才

說,你們三個給我聽著,不准去挖別人田裡的地瓜、不准亂抓在路上走的雞鴨去烤

來吃、不准到別人果園裡摘水果、不准........,反正我們都一個勁兒的點頭,還有

最重要的一點,給我聽清楚了,晚上一定要回來吃晚飯和睡覺。

規定是規定啦,做不做得到,只有到時候再說啦,伯父和阿爸的個性很接近,罵人

的聲音很大(罵給別人聽的,表示他有盡到長輩的責任),至於出了事情,他終究還

是會護著我們的。

IMG_3776

這一次的探險目標就是墓仔埔再過去那一座「番仔山」,番仔山顧名思義,就是有

原住民在那裡出沒,小時候,常聽大人們說,日治時期,曾經發生日本警察和原住

民在那一座山上爭戰的事件,死傷了很多人,雖然趕走了原住民,也派遣一隊日本

警察在那裡設了一個分駐所,但是時常發生日本警察被暗殺事件,日本投降後,分

駐所也人去樓空,據說現場遺留了很多帶不走的東西,雖然有人曾摸黑上山,尋找

值錢的東西,但是都有去無回,因為有太多的陰魂在那裡徘徊,再加上那座原始森

林有很多凶禽猛獸,除了毒蛇以外,還有山豬、山貓、黑熊、雲豹和會吸人血的蝙

蝠等(就差沒有獅子和老虎),所以被村人列為禁地,嚴禁小孩子前往遊玩。

小時候聽到的傳說,對我們這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而言,早就嗤之以鼻,越危險的

地方就越有趣,那股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就像沸騰的熱血一樣在身體裡翻滾著,當

然要準備的東西很多,哥和阿牛在我還沒回來以前,就已經四處張羅,只等著出

發的號角一響,就可以展開我們的探險之旅啦。 (待續)

 

   Photobucke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爺 的頭像
貓爺

宅老與宅貓

貓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