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950

離我家大約二百公尺遠的一戶老祖厝被拆除了,聽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說服全家

族的人同意蓋章辦理都更重建,剷平後的老祖厝滿地瓦礫,占地十分寬廣,中間卻

留存著一個突起物,走近一看才知道是一口古井,據說,還沒有自來水的年代,老

祖厝靠著這口古井不知養活了幾代子孫,而今竟像廢棄物般的要被挖掉了,看著古

井讓我懷念起以前在金門當兵的歲月,在距離我們營區走路大約十來分鐘的高粱田

邊也有一口井,那口井位置相當隱密,離古寧頭不太遠,是一位老士官帶我去才知

道的。

IMG_0967

那是一口相當簡陋的井,除了周圍有一小片粗糙的水泥地以外什麼都沒有,汲水的

候就是在水桶上綁一條繩子往下丟,當水桶觸及水面時輕輕一抖,讓水桶傾斜汲

滿一桶水後往上拉即可,說來容易,重點就是這個時候,一不小心手一滑,水桶就

脫韁的野馬一樣沉到井底,這個澡就不用洗了,有了幾次經驗以後,每次去洗澡

我都會帶兩個水桶以防萬一。

我在金門了一年,掉下那口井的水桶少說也有七八個,如果加上其他同袍掉下去

的累積起來,井裡應該塞滿了水桶才對吧,至少在汲水的時候也會發出水桶碰撞的

聲音啊,奇怪的是,就是一點感覺都沒有,難道那是一個無底的井嗎?

IMG_0970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一直到有一次去附近的村莊買水桶時答案才揭曉,雜貨店

的老闆問我要新的還是要舊的,舊的半價;我納悶的問,舊的?難道是退伍的人拿

來賣的嗎?老闆笑著說,這些舊的其實都是你們這群菜鳥掉到井裡的,你看都還有

八成新哪,我們村裡的小孩放學後都會去井裡撈水桶拿來賣賺外快啦。

我問道,那井又濕又滑的如何下去,不小心跌到井裡不就連命都沒了嗎?老闆說,

其實很安全啦,那井的兩側都有凹洞,可以往下走,井的寬度也剛好可以張開雙臂

雙腳頂著,到了井底的水面時,只要把腳伸進井水裡,隨便一攪就會碰到漂浮的繩

子,用腳趾頭抓著繩子縮起來再用手握著拉起來把水到掉,一個桶子就到手啦,很

簡單的,下次你也可以試試看,就不用常常來買水桶啦。

IMG_0973

這個老闆還真是忠厚老實,他這麼一教雖然少賣了許多水桶,不過,其他東西倒是

賣了不少,因為我變成他的老主顧,只要日常用品有缺都一定會向他購買,甚至連

換洗的軍服都交給他女兒洗燙呢。

我下部隊的時候被遴選為作戰士官,在連部辦公室辦理文書工作,所以不必像其他

同袍要出操或站衛兵,為了避免洗澡時人多擁擠,常常和另一位政戰士官一起在午

後三點左右到井邊洗澡,有一次,那位政戰士官臨時被派到營部開會,雖然是大白

天,說實在的,一個人到井邊洗澡心中還真有點毛毛的,好在有那隻死忠的狼犬~

「小黑」跟隨著,加減的壯了一點膽。

IMG_0975

平常聽多了老士官講八二三砲戰和古寧頭戰役的事蹟,本來不當一回事,聽一聽也

就算了,沒想到此刻竟然一一浮現在腦際;他們說,戰爭非常慘烈死的人非常多,

戰爭結束後天天出公差去搬屍體挖洞埋屍體,挖得手腳發軟,到最後只要看到窪地

或水井,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屍體往裡丟~~

冰冷的井水灑在身上,全身都起雞皮疙瘩,汲水的時候不敢往井裡看,深怕會突然

浮出一個腦袋,雖然「小黑」一直忠心耿耿的在一旁護衛著,但是心中還是有點怕

怕。

IMG_0976

就在此時,旁邊的高粱田裡突然傳來一陣陣悉悉嗦嗦的聲音,心中一凜,趕緊躲在

「小黑」身後,「小黑」也壓低身體對著聲音的出處,發出低吼聲,我的手扶在「

小黑」的背部,感覺到牠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我的手也跟著抖著,大熱天裡,我

竟然感到牙齒不斷的上下打顫,冷汗直冒,悉悉嗦嗦的聲音越來越近,緊張的情緒

越來越高張,「小黑」的吼聲也越來越大聲,全身躬起一付蓄勢待發的模樣,就在

空氣凝結到冰點之際,只見高粱田左右一分,走出兩個戴著斗笠農婦打扮的矮胖女

人來,我趕緊一手抓起身邊的衣物遮住身體,一手緊抓著「小黑」的頸圈,不讓牠

衝出去咬人。

兩個農婦看到我緊張的模樣,竟然嘲笑了起來,一個說,赫!遮什麼遮,又不是沒

看過。另一個說,肖年ㄟ比較害羞啦,要是老芋仔早就站起來才不管身上有沒有穿

衣服呢。

看著她們走遠了,也顧不得是否有洗乾淨,趕緊擦乾身體穿上衣服,半走半跑的回

到營區,從此,寧可忍受汗流浹背的燠熱,也不敢一個人到井邊洗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爺 的頭像
貓爺

宅老與宅貓

貓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