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536.JPG

DSCN0537.JPG

年輕時每逢清明掃墓全家族人團聚,看到長輩們白髮蒼蒼、童山濯濯的模樣,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好像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如今長輩們幾乎凋零殆盡,輪到我們這一輩人當家作主,一眼望去看到同輩的堂兄弟們一個個也都白髮蒼蒼、童山濯濯的模樣,卻不禁感慨萬千,腦中閃過的就是那一篇「歲月催人老,風定落花香」;『生命像一條河,左岸是我們無法忘卻的回憶,右岸是我們值得緊握的璀璨年華,中間飛速流淌的是我們年年歲歲淡淡經歷的歡悅與感傷。人到中年才真正品味到淡淡的生活很純,淡淡的花很鮮,淡淡的天空很高,淡淡的微笑很醇,淡淡的友情很真,淡淡的憂愁很清,淡淡的孤獨很美……揚手是春,落手是秋,在這一揚一落之間,心中突然有種無言的痛,那種難言的的疼是被青春拋棄的無奈,是被歲月洗盡鉛華的不舍,在若有若失,若即若離的相似歲月裏,不經意間,年輪悄悄地為你的臉上塗上了淡淡的歲月印跡,增添了流年風霜。』對我而言,這文章裡的中年似乎應該改成老年比較恰當。

DSCN0544.JPG

DSCN0535.JPG

今年我們提前在四月一日和二日掃墓,恰逢寒流來襲,前一天還大雨傾盆氣溫陡降,下一天卻又風和日麗熱得滿身大汗,不過早晚溫差很大,掃墓的前一晚,我們落腳在附近全是民宿的一間大宅院中,十多個一起從台北回鄉掃墓的家族一起入住,不但不擁擠還寬敞舒暢異常,妹婿親手調理的晚餐比起飯店裡的晚宴大餐毫不遜色,所有的食材也都是在附近鄉村就地採購的,妹婿問我要不要喝酒,老實說,美宴當前不喝酒佐餐還真是煞風景,然而我卻搖搖頭,起心動念就在那一瞬間,雖然我不是修行有成的老僧,雖然心中還是萬般無奈,至少也沒有破除幾近二十年的戒律。

DSCN0547.JPGDSCN0553.JPG

掃完墓離鄉返北前,我又帶了另一批同樣是從台北返鄉掃墓的堂兄弟家族,再回到那間大宅院去逛了一圈,或許明年我們可以相約在此會合,再上山掃墓。

DSCN0519.JPG

DSCN0533.JPG

搭乘外甥開的車歸程時,我閉上眼睛開始幻想,如果我擁有這一幢大宅院,我會在外牆周圍種滿新娘花(蔦蘿草),讓羽狀的葉片和紅白相間的花朵爬滿欄杆上,在屋子右側用竹子搭蓋一條狹長的廊道,然後種植玩具南瓜、迷你葫蘆瓢瓜形成南瓜隧道。屋子前方的聊天走廊則掛滿一盆盆吊籃,種植夏菫、蘭花和一大堆可愛的小草花。

DSCN0526.JPG

DSCN0532.JPG

與隔壁稻田相鄰的左側方,可以種一整排的紫薇當樹籬。前方的大院子可以挖一個泥潭,裡面養滿泥鰍、小鯽魚、蜆仔讓家族裡的小朋友們在泥地中滾。屋子裡每一層樓梯的轉角都擺上一個小魚缸,上下樓梯時可以放緩腳步,不再匆匆忙忙。後面的大院子可以舖上大型充氣泳池,還有....還有....還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爺 的頭像
貓爺

宅老與宅貓

貓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貝姐生活日記~~
  • 貓爺現在玩園藝好棒喔!我有參加蔬果園藝交流在美洲,歡迎你也來加入。
    我的臉書帳號是lin wong
  • 再等一段時間,讓我把這個種子園藝摸熟了再說,才剛入門還沒有成果,不敢班門弄斧。不過我有LINE
    我的ID是nekoyang2,你可以把我加入好友聯絡。

    貓爺 於 2017/07/19 20:26 回覆

  • 珊珊
  • 大宅大院看著舒適,打掃整理可費時費事呢,若沒住在那兒是很難維護的。
    每次回到我那不算大的舊宅,就很掙扎,雖不捨卻難兩全。
    剛才特開放一篇2015年初所寫卻未公開發表的「花園」給您瞧瞧。
    http://swanyoung33.pixnet.net/blog/post/59908120-%e8%8a%b1%e5%9c%92
  • 很棒的一篇文章,我研讀再三覺得有點汗顏,看來文筆和繪畫一樣還是要常常練習。
    現在很多無法達到的事情,我都用築夢、做夢來解決,誠如你說的,要打掃、鋤草維護就是一件讓人頭大的事。
    有位朋友也是滿懷夢想的到宜蘭買了一棟豪宅,想說假日時可以全家去度假,結果不到一年就賤價賣了,問他原因,他苦笑著說,度假?這根本就是去做苦工,沒這個命享福哪!

    貓爺 於 2017/07/23 17:40 回覆

  • 珊珊
  • 貓爺過謙了唷! 之前就覺得您的文筆很好,我沒有先稱讚您,實在太不應該了,呵呵~
    何況您畫畫的功夫,更是我忘塵莫及的。感謝您的美言,我受之有愧。
    其實得與失本來是一體兩面,享受庭園的樂趣當然也不例外,必須用時間與體力交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