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629.JPG

謹以此幅畫作獻給法鼓山社會大學「生活旅遊速寫春季班」的周麗華老師,「鵲鳥未啼荷已滿」~我像一隻小鵲鳥站在蓮蓬上,正想引昂高歌,來喚醒沉睡中的荷花,卻發覺滿塘荷葉與荷花已經盛開;荷花的盛開代表著春季班的課程已近尾聲,意思是,我才正準備要發揮,課程卻要結束了。惆悵與無奈佈滿心頭,不過,我不會因為課堂結束而擱下畫筆,還暗暗立下誓願,要在秋季班開課時交出一本自己設定的暑假作業。

DSCN0632.JPGDSCN0634.JPG

12堂課倏忽而過,因為時間有限,在課堂上學得的繪畫技巧不多,但是所獲得的自信與肯定卻是不少,是誰說過的,「學習可以忘齡」,對一個年近七十的糟老頭而言,這樣的鼓勵竟然燃起沉寂數十年的衝勁和鬥志,就像小時候準備聯考一樣的廢寢忘食。除了上課當天,老師親自示範的作業以外,我還加碼的從網路上下載一堆風景圖片和專家的作品來臨摹,同時還上YOUTUBE仔細學習各式各樣的繪畫技巧。有趣的是,以前我做家事、寫文章時總喜歡有輕音樂伴隨著,現在卻一邊聆聽台大的蔡碧名教授講述「莊子」,一邊畫畫,而且越畫越起勁,本來很彆扭的許多盲點,卻好像突然開了竅一般,順筆而過,哈!把莊子的思想融入畫作中也算是一絕吧,不知蔡教授知道了會作何感想。

DSCN0636.JPGDSCN0638.JPG

跟小時候一樣叛逆,老師教的是淡彩水彩畫,我卻拿出水溶性色鉛筆來畫,理由無他,這一盒「輝柏」的水溶性色鉛筆本來是女兒買給我玩著色用的,剛開始我還興致勃勃地照著著色本的小框框去上色,畫著畫著卻發覺每畫完一頁,眼睛就花了幾圈,越畫越花,最後是一看到著色本腦袋就開始發暈旋轉,乾脆就不畫了,上了繪畫課,卻發覺用色鉛筆做畫一樣會有水彩的效果,老師雖然不太認同,但是看到我的作品後就不再多說了。

DSCN0661.JPGDSCN0662.JPG

不過讓人氣惱的是,用色鉛筆畫出來的畫作,用照相機拍出來後竟原形畢露,那些線條和顆粒讓整個畫面變得粗糙不堪,究竟應該怪自己畫得不夠細膩還是照相機的鏡頭太銳利,縱然經過後製處裡還是無法變得柔順,真是考倒師傅啦。

DSCN0663.JPGDSCN0664.JPG

DSCN0640.JPGDSCN0648.JPG

把這些作品搬到檯面上雖然讓人發噱,至少它們是經過自己一筆一畫勾勒出來的產物,就算畫得再差,也代表著一個七旬老翁認真學習的過程,看倌!可別笑我太不自量力,多給點鼓勵和安慰吧。或許有一天我也會像那位「素人畫家~洪通」一樣的出名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爺 的頭像
貓爺

宅老與宅貓

貓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