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683.JPG

時序已近春分,寒流仍舊一波波的來襲,老人家閒著沒事,卻煩惱著今年掃墓的天氣是否會變暖放晴,這可是一年一度全家族聚會的大事啊,心中不斷默禱著希望老天爺幫幫忙。每年三月底到四月初都要忙著張羅掃墓祭祖的繁瑣雜物,這似乎已經成了定律,通常我們會在青年節先祭掃位在台北的老爸和屘叔的墓園,清明節時再返鄉與各大房家族會合祭掃位在羅東的歷代祖先合葬的大墓園。

不過,今年的青年節不是假日,所以台北方面的掃墓提前到三月二十日春分當日,雖然有點冒險,但是既然大家都已講定,也只有勉為其難了,因為每年春分當日都是陰雨綿綿,果不其然到了三月十九日仍舊大雨滂沱,三月二十日清晨雖然雨勢變小了天空依然灰濛濛,趕緊把所有的祭拜物品拼命的往背包裡塞,以便空出一隻手來撐雨傘,心中還是不斷默禱著老爸在天之靈讓雨稍稍停歇個幾小時,以便兒孫們略盡孝道吧,到了六點半準備出門時抬頭再望天空,怪了!不但雨停了,陰霾的天空還微微地露出陽光,這下子膽子放大了,乾脆把雨傘放回傘架就賭它一回吧!+

0206 047.jpg

掃墓時不但沒有下雨,氣溫還明顯回溫,一直到掃完墓下山時才約略飄些雨絲,不過那已經無傷大雅了。接下來就是返鄉祭掃祖墳了,今年因為閏年,二月有二十九天,所以清明節提前為四月四日,我和屘嬸仍舊搭乘她女婿的車子,提前一日在四月三日上午十點半出發,接近雪隧時發現似乎沒有塞車的現象,十一時許就已經快到羅東了,她女婿突發奇想說,乾脆直接殺到南方澳吃海鮮吧,屘嬸興奮的說,好耶!也順便去探一探南方澳那些親戚,好久沒見了嘛!

IMG_2364.JPG

說到南方澳這一門親戚,又是另一段故事,伯公(我祖父的大哥)年輕時是風流倜儻,長得人高馬大,鼻梁高挺,五官輪廓非常深刻,乍看之下就像外國人,又喜歡抽菸斗;話說當時有傳聞,麥克阿瑟將軍在競選總統失利後,考慮以私人身分造訪台灣,這讓朝野繃緊神經,因為大家都只是看過他的相片沒看過本人,唯一的印象就是一個老外嘴裡叼根煙斗;說巧不巧,伯公那一段時間也剛好有事搭火車來台北,就在台北火車站下車,只見他,頭戴西部盤帽,嘴裡叼著菸斗,身著筆挺的西裝,很瀟灑的慢慢步出車站,要跟前來迎接的老爸和叔叔們會合(家傳禮節,凡有長輩前來,晚輩必須前往車站迎接),卻驚動了火車站的憲兵隊,車站內頓時一陣騷動,車站外同時有數部吉普車疾馳而來,憲兵們荷槍實彈列隊而站,為首的軍官衝到伯公面前雙腳一靠就來個舉手禮,接著是劈哩啪啦的講了一大堆很不流利的英文,連曾到日本唸書受過高等教育的老爸都聽不懂,當下大家都傻了眼也嚇得不知所措,到底還是伯公見多識廣,不慌不忙的用帶有宜蘭腔調的台語問道,你們這是做什麼?我才剛來台北也沒做什麼事,你們就來擋我的路,是什麼意思?那個軍官聽到伯公竟然講閩南語也傻了眼,車站裡的憲兵不斷猛搖電話幾經連絡,才知道是烏龍一場,終於道歉放人,在那戒嚴時期,只要平安,事情過了就算了,長輩們也只是茶餘飯後閒聊時約略談到,卻沒想到在我們晚輩口耳相傳之下卻成了全家族的共同笑話。

IMG_2371.JPG

伯公年輕時曾娶過三個老婆,大老婆的孫女就是那位大我老爸八歲的堂姊(詳見『當我們年輕時~)而南方澳的堂伯父就是三老婆所生,堂伯父育有三女二男,大堂姊擔任小學老師結婚後還曾帶夫婿來我家小住過幾回,二堂姐更是在我家住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因為那時她在台北學裁縫和刺繡,每次返鄉再來時總會帶許多又大又美的貝殼給我,後來在羅東開裁縫店結婚,老堂姊年老後就是住在她家由她照顧到壽終正寢。堂伯父母在數年前相繼過世,目前留在南方澳的則是開海產店的三堂姊一家人,另兩位堂兄弟一個住台北一個住新竹,雖然很少互動,但是族中大事都有參與,也不陌生。

在南方澳吃海鮮最讓我回味無窮的就是那比包子還大的「飛虎魚丸」,本想買一些回來當「等路」,怕會壞掉而作罷,回程時在大溪漁港雖然也吃了兩顆飛虎魚丸,但是口味和大小就差多了。

IMG_4699.JPG

吃完了南方澳的海鮮大餐以後就去拜訪三堂姊一家人,久未謀面大家相談甚歡,我也認識了一位新朋友--他們家養的一隻大白貓,這隻大白貓天生傲骨,對陌生人從來是張牙舞爪的,看到我卻像老朋友一樣跟我用「貓語」閒聊,我絞盡腦汁的回想我家宅貓群中的各式叫聲,拿來跟它對談,剛開始還頗有互動,後來好像用錯「貓語」,牠變得不耐煩了,牠的女主人(堂姊的媳婦)怕牠得罪客人,就牽著牠去散步------對!就像遛狗一樣,牽著繩子去遛貓,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遛貓,我家的貓咪都是跟在我的身後在家裡繞圈子散步,牠們連項圈都不願意戴,更別說用繩子牽著走了。

女主人帶牠散步繞了一圈要回來,牠卻意猶未盡,女主人只好硬抱著牠回來,卻見牠沿路發飆,回到家剛放下地,就怒氣衝天的衝過去要咬人,好在女主人閃得快,把牠的繩子掛在屋角逕自離開,牠還在低吼,我想過去安慰,牠卻翻臉不認人,張牙舞爪的不讓人靠近。

IMG_4702.JPG

從南方澳往回走,看到了那全台獨一無二,也可算是世界奇觀的的冬山車站,用環狀圈圈一圈又一圈環住高架鐵路的奇景也算是一絕吧,我看不出它的美,腦海裡卻迸出一個「怪」字,好吧,就算也是一種創意吧,終於我也見識到了保守的宜蘭人,竟然心胸開闊到能夠接受新事物的功力了。

經過羅東停下車,我們也去排隊吃那動作慢得出奇的有名的豆花,妹婿笑著說,還有更奇的,晚上我帶你去見識見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爺 的頭像
貓爺

宅老與宅貓

貓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