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溪~至德園 001

天氣一好轉,老人家我再也閒不住,揹起簡單的行囊就頭也不回的出門啦,這一

的目標是從雙溪河濱公園往上走,到至德園繞一圈回來,算一算行程扣掉搭乘捷運

的旅程,應該有超過兩萬步吧,這要命的膝蓋,最近不斷發痛,蹲下去要再站起來

就很費力,再不走動可能就要生鏽了。

雙溪~至德園 002

別小看了這一條涓涓細流的小水溝,匯流到下方可就變成雙溪河了,遇到大雨

時,更是氣勢驚人的滾滾洪流了。

雙溪~至德園 016

之所以會選擇這條路線,主要是想來探望這位老先生,從上次一別以後,匆匆乎,

又過了好幾個年頭了,他還是老神在在自顧自的在彈著琴,對於老朋友的到訪一點

反應都沒有,我拿出紙巾輕輕的拂去周圍的枯葉,坐在他的身邊喝一口涼茶,看著

他背後秦孝儀題的「幽篁琴歗」,微風徐來,耳際彷彿聽到一縷縷琴韻,遙想唐朝

詩人王維在「竹裡館」的詩句「獨坐幽篁裡,彈琴復長歗;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

照。」

「幽篁」指的就是茂密的竹林,「長歗」即為長嘯,「琴歗」則是一邊彈琴一邊唱

歌的意思,代表老先生隱身於至德園旁邊的密林中,自得其樂的閒適之情,與周邊

車水馬龍的喧鬧景象大異其趣,頗有大隱隱於市的玄妙意境。

在武俠小說裡,常常看到「嘯」字的用法,好像是對天狂呼的意思,「滿江紅」裡

岳飛寫著「抬望眼,仰天長嘯」,那種悲壯長嘆的氣魄,總讓人覺得跟唱歌好像搭

不上線來,琴音是柔的,嘯音是剛烈的,兩個字如何搭配呢?

翻遍古籍才發覺,「嘯」是五音雜會中一種頗為神奇的口哨音樂,所謂「夫氣激於

喉而濁,謂之言;激於舌而清,謂之嘯。」所以「嘯」也是一種唱歌的方式,在魏

晉時期有明確的五音規定,唐宋時期更有相對應的樂譜,反應到現代,就像合音天

使配合主唱者所發出的特殊音律一樣啦。

在古木參天、濃蔭蔽日之下,靜聽蟲鳴鳥叫、冥想老先生所彈奏的天籟之音,微風

迎面拂來,雖然孤寂,卻也是一種得天獨厚的享受。

 

 

 分隔線line-heart.gi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爺 的頭像
貓爺

宅老與宅貓

貓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